官方微博
官方微信
无障碍

千帆之下 | 杭州的“老市长”,为何成为异国人的“爱豆”

发布时间: 2022- 11- 24 15: 15 访问次数: 来源: 杭州西湖博物馆总馆

    11月24日,让我们走近西博总馆最新展览“千帆之下——唐宋东亚海上丝绸之路的众生相”,了解杭州的“老市长”,为何成为异国人的“爱豆”吧。

    你知道千年前,人们“粉”一位异国“爱豆”的形式吗?请看下面的例子。

    日本平安时代的兼明亲王(914-987),是当时著名的书法家和文学家。以下是他的其中两首诗词作品:

    忆龟山,龟山久往还,南溪夜雨花开后,西岭秋风叶落间,岂不忆龟山。

    忆龟山,龟山日月闲。冲山清景栈关远,要路红尘毁路斑,岂不忆龟山。

    你是不是有一种眼熟的感觉?我们如果换一个词,说不定许多人都觉得琅琅上口了:

    江南忆,最忆是杭州。山寺月中寻桂子,郡亭枕上看潮头。何日更重游?

    我们再来看下面一个例子:

    平安时代著名的女作家紫式部创作的《源氏物语》,是日本物语小说的巅峰之作,其影响力超越国界。小说的第一章《桐壶》是这样写的:

    话说从前某一朝天皇时代,后宫妃嫔甚多,其中有一更衣,出身并不十分高贵,却蒙皇上特别宠爱……连朝中高官贵族,也都不以为然,大家侧目而视,相与议论道:“这等专宠,真正叫人吃惊!唐朝就为了有此等事,弄得天下大乱。”这消息渐渐传遍全国,民间怨声载道,认为此乃十分可忧之事,将来难免闯出杨贵妃那样得滔天大祸来呢。

    这一段物语的文字,如果简化成诗句来描述,有一首诗可以完美契合,只要开一个头,许多人都能全文背诵了:“汉皇重色思倾国,御宇多年求不得。杨家有女初长成,养在深闺人未识。天生丽质难自弃,一朝选在君王侧。……”

    没错,这位让许多异国人为之倾倒的“爱豆”,就是杭州的“老市长”——白居易。

    白居易在异国有多火爆呢?至少在他活着的时候,他已经知道他的作品流传到周边国家了。

    在《白氏长庆集后序》中,白居易如是说:“其日本、新罗诸国及两京人家传写者,不在此记。”这说明,白居易在这本文集完成的会昌五年(845),已经知道自己的诗在日本、朝鲜半岛有传抄。这个时候,白居易距离他人生的终点还有一年时间。

    而在其后的日本和新罗,你搜求到一本白居易的诗集或者文集,甚至是可以发家致富的!

    日本史籍《文德实录》承和五年(838)条记载了一件事:

    大宰少贰藤原岳守检唐船,得《元白诗笔》献,因功叙位。

    大宰少贰是日本九州岛的行政机构大宰府的副官,大宰府还兼管着当时的对外贸易和交流,这位藤原岳守借着“近水楼台”的机会在中国来的船只中找到了《元白诗笔》,一献就拿了个从五位的官位。

    朝鲜李晬光的《芝峰类说》中也记载:‘居易诗人争传之,鸡林贾售其国相,率篇易一金云。’鸡林乃新罗,而未知国相何人。其酷好之者,岂亦知而好之者耶。

    “鸡林”就是朝鲜半岛上的新罗,这段记载说,新罗的商人把白居易的诗卖给国相,一篇能换一金,国相不惜以高价购买,足见白居易诗的火热程度。

    就在这种热情的“追捧”和“打榜”中,白居易和他的作品成为了东亚文化圈的文化“金名片”。

    日本平安时代的诗人、书法家嵯峨天皇(786-842,809-823年在位),是白居易最著名的“粉丝”之一,据说弘法大师空海最早从中国带回了《白氏文集》。而嵯峨天皇在宫中也收藏有《白氏文集》,他曾经和当时著名诗人小野篁玩过一个文字游戏:嵯峨天皇尝幸河阳馆,赋诗曰“闭阁唯闻朝暮鼓,登楼遥望往来船”以示诸篁,篁日“遥”改为“空”更妙。天皇惊日:“此白氏句也,本作‘空’;卿诗已同乐天耶。”(《江谈抄》)

     “卿诗已同乐天”,在今天看来这个夸奖等同于:你唱歌好像帕瓦罗蒂,堪称是那个时代最高的褒奖。

    日本平安时代的文学家菅原道真,是著名的“文学之神”。直到今天,每逢日本高考前夕,无数学子会跑到供奉菅原道真的天满宫去求神祈愿。而这位日本的“文学之神”,却是白居易的一位忠实的“模仿者”。

    菅原道真写过一组《寒早十首》,这十首诗每句的开头都是“何人寒气早”。这在诗词中叫作“定格联章”,这《寒早十首》是仿效白居易的《春深二十首》所做,和白诗一样,首句固定,各诗连缀,主题统一,反复相奏,充满韵律感。

何人寒气早,

寒早还走人。

案户无新口,

寻名占旧身。

    史学家内藤湖南还发现了菅诗的一个特点,从元白开始,诗人开始为自己的诗做注。比如白居易有《新乐府》,在诗题下往往会写注,说明本诗写作的背景。大家熟悉的《卖炭翁》,在诗题下就有一句注:“苦宫市也”。这个习惯也被菅原道真用到了自己的诗里。

    菅原道真的汉诗对后世影响十分深刻。宽仁二年(1018),日本编《和汉朗咏集》,收集历代的汉诗和歌,其中收录汉诗最多的诗人是白居易,总共有139首诗收入了这本文学集成之作中。

    和前面提及的紫式部齐名的女作家清少纳言(约966-约1025),她创作的随笔集《枕草子》是日本文学影响巨大的杰作。《枕草子》卷十一第二六一段写了这样一个故事:

    雪在落下,积得很高,这时与平常不同,仍旧将格子放下了,火炉里生了火,女官们都说着闲话。在中宫的御前侍候着。中宫说道:

    “少纳言呀,香炉峰的雪怎么样呵?”我就叫人把格子架上,(站了起来)将御帘高高卷起。中宫看见笑了,大家都说道:

    “这事谁都知道,也都记得歌里吟咏着的事,但是一时总想不起来,充当这中宫的女官,也要算你是最适宜了。”

    中宫问清少纳言:“香炉峰的雪怎么样?”清少纳言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举动呢?这和诗歌里吟咏着的事又有什么关系呢?原来这里用的是一个白诗的典故“香炉峰雪拨帘看”。所以当中宫问到“香炉峰雪”,心领神会的清少纳言就把帘子卷起来了。值得注意的是,女官们都说:“这事谁都知道。”说明这个时候,宫中已经比较盛行白诗了。

    我们再看到朝鲜半岛,白居易诗文传入朝鲜半岛以后,在高丽王朝和朝鲜王朝时代风靡一时。

    著有《三国史记》的史学家金富轼(1075-1151)曾写过这样一首诗:一夜秋风万树空,菊花才发两三丛。樊素无情逐春去,朝云独自伴苏公。

    樊素和白居易,王朝云和苏东坡,这是两对杭州人耳熟能详的“CP”,被金富轼用在了诗中作为典故,足见他对这两位“杭州老市长”的熟悉程度。

    最后,我们来出个题:这是日本京都的名胜桂离宫,为江户时代的八条宫智仁亲王和智忠亲王父子所建,照片中的建筑叫“月波楼”,你知道它是用白居易的哪一首杭州诗的典故命名的吗?

    答案就在我们的年度大展:千帆之下——唐宋东亚海上丝绸之路的众生相。快来展览现场找一下吧!

展览信息:

千帆之下——唐宋东亚海上丝绸之路的众生相

    主办单位: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(杭州西溪国家湿地公园管理委员会)杭州市园林文物局

    承办单位:杭州西湖博物馆总馆

    支持单位:宁波中国港口博物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中国茶叶博物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宁波博物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灵隐管理处

    展览时间:2022年11月8日-2023年1月8日

    展览地点:杭州西湖博物馆总馆西湖博物馆馆区地上一层临时展厅



主办单位:杭州西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(杭州西溪国家湿地公园管理委员会) 浙ICP备05000003号
技术支持:杭州瑞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  
备案证编号:浙公网安备33010602012497
网站标识码 3301000015